扫一扫分享本页

文学驿站


那一隅,使心灵安顿

发布时间:2019-11-22 10:52:20  编辑:谌伍桃  编辑:董治安  来源:学问与传媒学院 19广播电视编导  浏览量:

现已算是深秋,看着周围依然扬满绿意的树林,不禁想起家乡的秋,想起那一条条林间的小路。

家乡的秋天总是在比夏天更猛的炎热中到来,人们三三两两拿着蒲扇,对月闲谈,当感受到脚下落叶的柔软时,才又想起现下已是仲秋了。其实,看看那竹筐里满满的黄豆、花生和那田间的稻桩上已有半尺高的青苗便可知,这秋早就来了,只因它的慷慨,让人们在阳光下欣赏这一年丰收的灿烂,伴着夜里的满天繁星憧憬来年的丰收时,有些忘了这是秋天也有的温度。

家乡秋天的慷慨不止给老实的庄稼人,也给孩子,给所有热爱他的生命。

对孩子来说,秋季的假期是有些短暂的,所以,放假的日子他们是不愿浪费时间在大街小巷的,而是三两个一起,跑到那必走的小路上,窜进草丛,爬到树上,板栗、葡萄、野山枣、猕猴桃,都是孩子们不会错过的美味。每到这时,那一条条小道便铺满落叶,黄的、红的或是褪色的浅灰,让人不忍踏足。耳畔是孩童的欢笑,眼前是静躺着的秋色,偶一阵风来,飘起一阵浅唱,从不担心会被打扰。

看着满地的色彩斑斓你不忍落脚,看向远处你怕是想把所有美景都收入囊中。那山是连绵起伏的,每一座的弧度都恰到好处,从山尖到山脚,在那一大片深沉的绿意之间,点缀上一层层的金黄或橙红,阳光直扑上去,使得那一片山头都躁动起来,在人们眼里不停的跳动,一点也不像秋天该有的样子。待到黄昏,阳光从山后放出它一天中最后的光亮,这时的山轻轻披上一层深蓝的纱,那一树树的色彩,像是深海的渔火,伴着风轻轻的亮着,不张扬、不刺眼,足够让你看到,但又不让你看得完全,毕竟,这是等了两个季节的绽放。

太阳的余晖把院中花草的影子拉得老长,失手将栗子掉到山坡的松鼠,惊得瞪大了眼睛,四处张望,那大大的尾巴不安分的动着,院子里人们披着薄衫,说着轻巧的话,黑宝石般的天空,嵌着大小不一的星,月亮还没圆但足够亮,溪水中掺着蝈蝈和猫头鹰的合唱,大概古人的吟风赏月也差不多是此番景象吧。

细细回想,这是我第一次在家以外的地方度过秋天,看着这里的秋,总会想起此时家乡的样子。想起那满地的银杏;那飘着甜香的板栗;那带着焦糖的烤红薯;想起我常靠在门边,等着父母收尽最后一粒豆子;等那远处的云由卷到舒,由炙热到一层层沉淀,再慢慢消失在深紫的苍穹。

或许家的秋太过普通,回家的路太过安静,可那一路的景,那光影中的四季,那可让心灵安顿的地方,又岂是轻易放得下的呢。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