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分享本页

文学驿站


擂茶

发布时间:2018-11-27 15:06:26  编辑:周如玥  编辑:董治安  来源:学问与传媒学院18编导四班  浏览量:

 

他人难以理解我此时此刻的热烈与迫切。

这种情绪来的时候如同夏日里的巨浪汹涌澎湃,将我的思绪连拖带拽的,我一脚就陷入进了思乡里。而始作俑者仅仅只是因为那用透明杯子装着的闻不见香甜的擂茶。

从小喝擂茶长大的人,大多数都不喜欢外边小店里的擂茶,要么是过于花哨失了味道要么就不是习惯里熟悉的甘沁。饶是如此,我还是要了一杯喝不习惯的擂茶,神使鬼差的。

唉,始终还是十里乡间的擂茶最好。我爱这擂茶,也爱着十里乡间世态人情。杨绛先生的《将饮茶》中有一段话,世态人情,比明月清风更饶有滋味;可作书读,可当戏看。书上的描摹,戏里的扮演,即使栩栩如生,究竟只是文艺作品;人情世态,都是天真自然的流露,往往超出情理之外,新奇得令人震惊,令人骇怪,给人以更深刻的效益,更奇妙的娱乐。仍记得临行之际,我磨磨蹭蹭的喝了一大碗的擂茶,碗还不曾放下,奶奶就要给我再倒一碗……哪里还喝的下呀。

再喝一碗罢,在外边可就喝不到了。奶奶倒茶的动作愈发的利落。那会儿我怀着的心情是不一样的,是那种要脱离家的束缚,带着前行力量,充满希翼与憧憬的忐忑,哪里当回事儿。我告诉奶奶那外边也有,大大小小的擂茶馆呢,怎么喝不到呢。现在想来,外边怎么会喝的到家里的味道。

都道游子思乡,游子,多么飘忽凄然的词——游于四方,天地之子。从本质意义上,大家都是既失去家乡又永远没办法抵达远方的人。乡愁既是距离上的,又是时间上的,大家既怀念那方祖居之地,又慨叹那年韶华不再。它似是一杯烈酒,入喉是苦涩的痛感,一直疼到心底,却无能为力,大家一边享受着这强烈的情怀,一边忍受着思而难归的痛苦。残存的记忆是念想,一嗟叹一语间,便悲从中来,说到底,大家的根总是于故乡相系。记忆从总角时代开始,一砖一木,门口的小溪流,晨间巷子里的吆喝声,和邻家小妹一起种下的苹果树。故乡这片土地载了太多欢声笑语,太多童趣天真,内心总留有一处柔软的地方存放关于它的记忆,当大家失去或回不去时,所有的思念就会化作对家乡的事物的某种怀念,就似是奶奶手里的那一碗擂茶。

家乡的世态人情,是我花数十年体验的,这里的一人一物墙砖房瓦一边一角,我都了若指掌。或炎夏或隆冬,或邻里乡亲或远道而来,或清晨或傍晚。擂茶没有果汁香甜,没有美酒醉人,偏是这样的擂茶,一碗独属这儿的擂茶,也可以热情洋溢,也可以酣畅淋漓。在离开它之前,它没有香飘十里的本事,在再见它时,却偏是让我有牵肠挂肚的情切。它并不是故乡的全部,只是常见的细枝末节,它更为长久也更具意义。

羁旅天涯,故乡之外的大家是匆匆过客,将故乡放在心中,让它能躲过岁月的腐蚀,永远定格在最美好的时刻,时间的酒酿愈浓愈烈,但那又何妨?饥渴心田,痛饮感情,入喉,待乡愁自然回甘。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