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分享本页

文学驿站


有味是清欢

发布时间:2018-11-20 14:58:57  编辑:赵希  编辑:董治安  来源:学问与传媒学院广播电视编导4班  浏览量:

 

尽管十一月已经中旬,但受热带季风的眷顾,这里的气温还是那么的温柔,丝毫没有收到冬的讯息。

只有冬夏再无春秋的故乡在这里似乎都失去了意义。那座来自北方的小城,爬山虎的叶子应该已经红遍了吧。

第一次错过但却分外想念的那种渲染。

还记得,远远望去,满墙的叶子红的还不够均匀、彻底,就像花仙子翩然而过,从随身携带的化妆盒里无意间洒落了一些多彩的粉底。叶子上,不均匀的被沾染着,在微风中羞红着脸的推推搡搡,似乎还彼此抢白着、低语着一些不平。

近看,即使一片叶子,颜色也很有层次感。总是下垂的叶尖上红的透亮些,向里向上有些杏黄、锈绿,就像中国水墨画的晕染技艺,且不着一点人工的痕迹。叶柄呢?风儿吹开密密层层的叶子,意外发现叶柄竟一味的红着,而且较叶片颜色更深些,竟让人误以为红颜色经由叶柄,从爬山虎的根部在向叶尖悠然的输送着呢。叶子中也有捷足先登红得彻底的,似乎比别的叶子薄一些,轻盈一些,一如浸染的油纸那样质地挺括且薄而透亮了,但颜色却不是调色盘里人工能调得出来的。禁不住让人生疑,该不会是红红的蝴蝶逗留于叶丛间,在盛情挚意的挽留着这一年之中将尽的绿色吧?用手轻轻的触碰一下,红蝴蝶竟在流动着的凉意中飘然而下,翩翩起舞了。

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大自然的姿态也莫过于那满墙难掩的秋意,如果说高楼广厦是城市的外壳,那满眼的景色一定是城市柔软的内心。海子曾在一首诗中写道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和物质短暂的情人。原来我也是一如既往的渴求远方,但现在我却觉得海子短暂的一生不过是一直行走在一条通往满怀诗意的远方的路上,世界何其大,大家何其小,大家站在这里,没有徒劳无功,认真的活在当下去追求生活中有味的清欢,还有那无尽的秋意,即是领受了天大的恩典。即使这里没有爬山虎,但却有来自不远处的江声,每一声都渗在了心脏里。

大家都一样,虽不能及,但其所往之,不过都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样子。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