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分享本页

文学驿站


长路漫浩浩

发布时间:2016-10-20 17:32:04  编辑:查雪瑶  编辑:董治安  来源:学问与传媒学院16编导2班  浏览量:

 

    国庆期间从贺州到了阳朔,和朋友捏着票根就近住了下来,这座以旅游业崛起的南方小城用陌生的姿态包容了大家。 

    一路兜兜转转,突然也不知旅行的意义在哪儿了,似乎连上路都显得有些匆忙,好像十一到了,就必须踏上远程,必须赴往陌生的地点,必须去另一个城市的阴霾的天空。 

毕竟是旅行,还是有开心,慵懒得躺在床上。好不容易结束了紧张的军训,偷得浮生半日闲,就推开青旅狭小的窗户,以为可以看见连绵青山,却发现窗对着后院,看出去只是平凡的老式建筑。正觉沮丧,转身的那一瞬,眼角流转瞥着了角落那几盆兀自长着的小小仙人掌,大概是常年见不到阳光的缘故,绿色的掌都紧紧蜷缩在一起,瑟瑟倚着墙角发抖。已经全都枯萎了吧,竟是没有了半分绿的生机,我拉拉友人的衣角,“出去走走吧”。

暮色四合,华灯初上,傍晚才是西街最有活力的时候。节假日才刚开始,游客还来不急惊扰这条古街,反倒是两边的商贩都迫不及待摆出了迎接的姿态。城镇中每一家小店都是一种独特的存在,我和朋友被酒香牵着恍然绕过街角,撞见了一家酿酒的老作坊,年轻的女子在门前支起红色的棚,旁若无人般的捧着小小的酒壶,为面前的白色纸杯斟半杯米酒,游客也很默契,驻留片刻,不问也不打扰,轻捧纸杯一饮而尽,然后就带着酒香毫不犹豫的踏进酒坊高高的门槛。朋友尝了米酒,来了性质,嚷着父亲平日最爱饮酒,要寄些给家里,我想了想发短信问问父亲,信息却似是石沉大海没有回音,不觉有些着急,想着得打个电话回家里。

心里有了沉甸甸的挂念,听着两边热闹的酒吧就只觉得喧嚣,索性沿着石板路往灯火最暗处走,越至尽头,被夜色笼罩住的青山便越似是愣生生的压了下来。不知为什么有些喘不过气,低头闷声拖着朋友径直迎着青山而走,不觉何时闯进一片低低呜咽着的古筝声中。小街这响彻电子乐和急促鼓点的民乐声,怎能不叫人耳目一新,不由得顺着琴声抬头。那一扇一扇窗之间的镂空纹路,仿佛是一种别具匠心的布局,隐秘的勾勒出弹琴者的朦胧身影,却毫不掩饰地将琴声完整传出,静吧里往来的人与弹奏者挨得很近,像是要进行一种互不打扰却心照不宣的对话。大家没有进去,生怕打扰了一方静谧,就坐在窗外的木桌边,入神倾听,直至一曲作罢……有了这些经历,便愈发不敢轻慢了路边的小铺。接下来的路程,就更像是一种探险,小心翼翼地路过每一家店,又谨慎地探查着,看是否小小的屋子里别有洞天,倒也时有惊呼时有感叹,心中沉闷的情绪也好似消散,只剩恨不得同西街结为老友的快活。

夜渐深了,走得有些乏累,好景色不用在一个夜晚领略完,便踏上了回青旅的路。人群渐渐散了,手鼓声和酒吧都安静下来,路过最后一个停车场,目光不由自主地飞快扫视着车牌号,怔怔地不知在寻觅什么。突然我停在原地,一辆银色的车窝在中间,我的目光紧紧锁着它的车牌,那一小片蓝色的印着银色“皖”字的来自家乡的车牌,反射着路灯的光。不知怎的,那光十分刺眼,刺得我眼睛生疼,一整个晚上挥之不去的思乡情绪在心底不断发酵着冲撞着,震得我鼻头发酸,捏着手机,在心底对自己说,快回去!得快些回去啊!

可是陌生街道来来往往,尽是匆匆行人,环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突然醒悟,不知不觉间已经被生活推着往前走了好些路,总后知后觉地对待着告别。一个月前来到大学,送别母亲时,装作没有看见她红了的眼眶和渐行渐远的身影。

直到这时,我才惊觉,只身一人的旅行真得已经开始。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