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分享本页

文学驿站


一纸红笺寄相思

发布时间:2016-10-18 09:19:11  编辑:梁蜜蜜  编辑:董治安  来源:计信学院16App工程 1班  浏览量:

 

清照在一剪梅中写过:“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便纵是关山难越的时代,一纸红笺之上相思之情莫过于一句言浅情深。山高地远,鸿雁传书,江头河尾,鱼传尺素。一缕愁绪,两行清泪,几分哀怨,寥寥数纸纵有豆蔻辞工,难赋深情。

百转千回,万般柔情,自古已有跃然于纸上的情书之美。晏殊有词道:“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居易亦有诗云心绪万端书两纸,欲封重读意迟迟。或轻描淡写,或浓墨重彩只因患着那目边之树,田下之心的顽疾,在闲暇的午后,寂静的深夜折腾着人心,只有残纸淡墨可寥寄相思,方辉入境方肯诉衷肠。

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情书往往并不来得那么惊天动地,它只在悄然间润物无声般流淌在你的心上,浇灌出名为爱情的玫瑰。深闺高院,情人虽然时常难以相见,但又怎能抵得住一往而深的感情,情书便成了“牛郎织女”往来的“鹊桥”,成全了世间所有隔墙相望的有情人,便是夫妻相离千里但能有鸿雁代为传音。在等待良人彩笺的日子里,相思是一抹朱砂,在素净的纸上一点一点晕成一树灼灼盛开的桃花,美得不容于凡俗。“我行过很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这是沈从文写给张兆和的情书,就像湘西的河水那般清新,明澈,温暖。即使没有华丽风骚的语句,但是一样的暖人心扉;即使只是一句话,但比一番长篇大论更要令人信服;即使没有我爱你那般直白的言语,但心更为因而感动。叶芝一首《当你老了》曾令世间多少痴男怨女勾情动容,潸然泪下,为的只那一句:“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只有一个人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水袖轻挽,落笔不知何处起,纸短情长,怎一个思念了得。“相思处,一纸红笺,无限泪痕。”是为情书的最真实写照。

“苍雁锦鲤,时传尺素,清风朗月,但寄相思”。即使大家现在生活在信息时代,书信并不随着它的发展而有失其独特魅力。我依然怀念纸质的情书,那些清隽的字迹,字里行间的情意,那是情人呢喃的幸福,是年华里最美回忆。正如《萧伯纳的情书》中所说:“也许有人会埋怨这一切都是纸上的,但要记住:人类只有在纸上,才会创造光荣,美丽,真理,常识,美德和永恒的爱。”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